司寒

不熟以上,朋友未满












自己犯的错自己扛,自己吃的苦自己受
明明很自在的



可是为什么感觉



有点寂寞呢

看看我以后会写成什么样

钢笔临摹牡丹

p2原图

这是一个flag(是这样拼的吧)

最近都没搞事,今天起来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(划掉)
我上回寒假作业都是最后三天写完的,后三天简直生不如死。
我打算这回暑假画百鬼绘卷(提醒我同时也要写作业),本来想画在一张纸上的,想了想还是不那么作死了,画在本子上吧。
先画个原始皮试试水,要是能画完的话考虑画觉醒皮(虽然我觉得不太可能)

小花花送给你~ @魏元一

酒与月 1(下章茨木出来,这章先交代下背景)

OOC预警


本大爷是酒吞童子,自从那时候起就一直是独自一人,什么?你问那时候的事?哼,不过是些陈芝麻烂谷子的破事,不提也罢
本大爷本来是住在一座山下,有一天有很多小妖竟敢挑衅本大爷,简直就是活腻歪了。果然,只是些不入门的小妖,一只手就能捏死他们
不过本大爷懒得杀人,或者是妖?不过他们被我打败了以后竟然不跑,说什么杀了我们吧反正也没活路了。搞什么?本大爷最近没搞事啊,不过是揍了几个小妖抢了他们的酒,几坛酒不至于吧?领头的小妖说,这地方本来是只有些小妖怪,平时只偶尔捉弄下人类,不久前来了些妖怪,说是个叫什么熊的领头,把他们往山下赶,还天天搞事,招来了人类阴阳师,那些人类以为是他们干的,捉走了一些同伴,他们以为本大爷是那个叫啥熊的下属,想反正也活不成了,不如拖一个当垫背的。
本大爷本来不想管,但是小妖怪说那天我抢到酒在山上要多少有多少,如果我能帮他们抢回山头的话,他们愿意永远给本大爷酿酒。不得不说这条件很诱人啊,让我考虑……一下……
山顶好像有什么掉下来了…………好像是块石头…………
……
卧槽!!!
本大爷的房子!!!!
酒!!!!
山上的你™给我下来!!!
你™搞事敢搞到老子的头上来了!!!
老子本来不想管这破事!还以为
都是你逼我的!

MMP老子还以为有多厉害,就这本事还敢砸本大爷的房子,一群垃圾!
不过那个领头的说,只要放过他们,他愿意给本大爷一个葫芦,说是专门酿酒的
看在葫芦的份上我就原谅他们一回吧,有什么办法呢?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咯
那家伙又说愿意追随我,然后让小妖怪建了一栋房子,正好本大爷没地方去,有酒喝就行,啊啊,喝着酒赏着月才是生活啊





因为写的是清水,没有酒茨或茨酒倾向,所以应该不会出什么差错吧

看到这个的脑洞(是刀,有太太感兴趣请写)

《预言》
这一个心跳的日子终于来临!
你夜的叹息似的渐近的足音
我听得清不是林叶和夜风的私语,
麋鹿驰过苔径的细碎的蹄声!
告诉我,用你银铃的歌声告诉我,
你是不是预言中的年轻的神?
你一定来自那温郁的南方,
告诉我那儿的月色,那儿的日光,
告诉我春风是怎样吹开百花,
燕子是怎样痴恋着绿杨。
我将合眼睡在你如梦的歌声里,
那温暖我似乎记得,又似乎遗忘。
请停下,停下你长途的奔波,
进来,这儿有虎皮的褥你坐!
让我烧起每一个秋天拾来的落叶,
听我低低地唱起我自己的歌。
那歌声像火光一样沉郁又高扬,
火光一样将我的一生诉说。
不要前行!前面是无边的森林:
古老的树现着野兽身上的斑文,
半生半死的藤蟒一样交缠着,
密叶里漏不下一颗星星。
你将怯怯地不敢放下第二步,
当你听见了第一步空寥的回声。
一定要走吗?请等我和你同行!
我的脚知道每一条平安的路径,
我可以不停地唱着忘倦的歌,
再给你,再给你手的温存!
当夜的浓黑遮断了我们,
你可以不转眼地望着我的眼睛。
我激动的歌声你竟不听,
你的脚竟不为我的颤抖暂停!
像静穆的微风飘过这黄昏里,
消失了,消失了你骄傲的足音!
啊,你终于如预言中所说的无语而来,
无语而去了吗,年轻的神?



感觉很像酒茨或茨酒,就像酒吞遇到了绝望中的茨木,带着他一起走,与他分享自己的经历,给他带来温暖希望,然后茨木渐渐对酒吞产生感情,讲述了自己的过去,然后(此处应有车)两人一起相伴同行。有一天茨木知道了大江山退治之事,想要拼命阻止这事的发生,保护他的阳光,然而酒吞知道这是无法改变的宿命,最终被杀,离茨木而去

只是感觉字面意思是这样,没有深究

平面设计作业:点线面
算是半临摹吧,在原图上做了一点改动
工具:铅笔,橡皮,黑色水笔(本来用钢笔,结果发现在素描纸上有点洇,我可能用了假纸),水粉〔大红,黑色〕(涂到树的时候一脸蒙逼)
P2原图

简笔画课课堂作业,写生芍药,在树下拍的,有色差,原色应该是白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