司寒

大天狗简直是游戏里的人生赢家,可组狗崽,狗川,狗茨,狗酒,狗晴(黑白),狗博,狗跳,狗灯,狗雪,最诡异的竟然还有狗黑……还有狗鹿……

欧皇与非酋的区别


欧皇:没有我抽不到的只有我不想要的
非酋:只有我抽不到的没有我不想要的

画酒吞の方法

1.画一个球
2.在上一个球下面再画一个球
3.涂成红色
完成

青行灯:你想娶我家茨木?聘礼呢?











不过我已经抽到茨木酒吞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吐槽(不要打我)

莫名发现一个问题
好像谁更偏爱谁多一点就会让他当受
我喜欢酒吞茨木,喜欢酒茨和茨酒,但是我好像更偏向茨酒一点
这就是“爱他就要艹他吗?”

故事(起这个名字纯属不会起)


    这大概是很久以前的事了
    那是我还是个孩子,村里一直都有一个可怕传说:

   “每到太阳发出黑色的光时,就会有灾难降临”

   有一条龙阻止了灾难,并告诉我们:
    如果你们想要平安的话,需要每年献祭一个孩子
   村人们竟然同意了
   怎么这样……

   第一次献祭的是一个小女孩,当天她的父母哭的死去活来,就好像……把心活活掏出来一样
    那天过后,那对和蔼的父母就像完全变了,他们突然要求做为龙服务的祭司。村人们大概是觉得内疚,一致同意了
   我现在还记得他们当时的笑容
   疯狂
   绝望
   扭曲
……
   村人渐渐麻木,把献祭当做理所当然的事,不再有人愧疚,不再有人反对……包括我……
“今年是那个家伙吧”“这种人死掉也好”         “说不定他还能把龙克死呢”“哈哈哈……”……
   那个家伙?
  “那个家伙”指的是茨木,比我还小一些,听说他母亲怀了18个月才把他生下来,不久父母莫名其妙地死去了,村人们都不去接近他,小孩子看见他就会被吓哭
    献祭的日子到了,村人把他带上山,祭司念诵着经文,照例给他换上了衣服,我悄悄走到旁边,他还是一脸无所谓的表情,金色的眼睛透明到什么都没有
    我目送他远去,转头看见祭司,他们的眼神很奇怪,悲伤,怀念,不甘,一会又好像很高兴,表情渐渐扭曲狰狞,最后化为一片死水,就像平时那样冷漠
    我突然打了个寒战
    这个村子到底是什么地方?
    我吓了一跳
    也不知为何,我向茨木去的地方跑去
    等我到了山腰时,看见了山上的火,这是以往献祭从来没有的事。
    等我到了山上时,一片羽毛落在了我面前
    我看到了神
    他是这样的美,张扬的红色迷惑了人的心智,以至于我怀疑这是个妖精
    但他的翅膀提醒了我,为他蒙上了一层朦胧的白光
    茨木也好像看呆了,龙的爪子到了他头顶都没发觉
    我刚想尖叫起来,那个人漫不经心的瞥了龙一眼
    下一瞬龙的头上滴了些血,突然停了下来,眨了眨眼,倒下了
    “啧,”那个人蹙了蹙眉头:“怎么还有个小鬼?喂,你哪来的。”
    茨木依然定定地望着他
   “难道是个哑巴?”那人嘀咕着,突然笑起来:“不过这小鬼还挺好看的。”
    他俯下身,看着茨木金色的眼睛,蓦地亲了茨木一口:“这就算是本大爷救你的利息吧,虽然才发现你这个小鬼。”
   “本大爷叫酒吞童子”
    他抖了抖翅膀,收起刀,飞走了
    茨木仍然杵在原地,一眨不眨地望着酒吞离去的身影,一直念叨着:“酒吞童子……天使……好厉害……”眼睛渐渐亮了起来:“好厉害……想拥有……我也要亲他……酒吞……”渐渐声音越来越大:“酒吞童子,我会找到你的。”

    从那天以后,茨木和龙一起消失了,我后来只听说有人看见天空一红一白两道光一起闪过,似乎还有声音在说:“啊啊啊烦死了本大爷叫你闭嘴!”

看来又有一个故事开始了
(那天救了茨木的酒吞飞行中:哎?怎么后背突然一阵恶寒……)

我真傻,真的。我单知SSR难抽,我不知道还难养,我叫我们的茨木上战场去,说是酒吞让他去的,他是很痴汉的孩子,他挚友的话句句听。我配了姑姑贝壳,点了准备,要打架。我叫“茨木!”没鬼应,仔细一看,茨毛撒了满地,没有我们的茨木了。我急了,央姑姑去寻,直到下半天才在观战席寻到一片碎片。大家都说,糟了,怕是遭了黑童子了。再去找;他果然在阎罗殿里,衣服都破了,手上还紧紧的捏着那团黑焰呢。……”

看看我以后会写成什么样